最近有媒体详细报道了前不久落马的深圳市政法委前书记蒋尊玉涉嫌违法的细节。报道称,蒋尊玉落马背后或涉及三方面问题:大运会工程腐败、与地产商权钱交易,以及买官。

这些罪责是否最终为法院所认定,尚未可知。唯有一点是肯定的,上述涉嫌的罪行,并没有太多新意,乃是如今官员犯事的常见问题。买官风盛,实在是官场的一颗“毒瘤”。至于工程腐败,以及贪官与地产商勾兑,则更显普遍。

贪官似乎喜欢与开发商黏在一起。这一点,过去有很多案例可以证明。最典型的,是贵州巨贪樊中黔堕落的背后,居然有70多个开发商。有人甚至戏言,每个贪官背后都有一个开发商——这个说法虽有些夸张,但确也反映出了一些实情。

众所周知,官商“伴生”犯罪成为企业家犯罪的一个重要特点。一些官员与商人如同一条线上的蚂蚱,因为利益紧紧拴在了一起。这两个群体的勾结之道,大致是通过寻租进行。公共利益在某些官商黑暗的勾兑中,一点点地被蚕食、被侵害。

在与官员“伴生”犯罪的商人中,即有很大一群人是开发商。近些年里,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反腐斗争中,一些开发商可谓人财两空,因为东窗事发而锒铛入狱。在房地产开发狂飙突进的这些年里,开发商的整体名声也并不佳。舆论甚至有意无意地将这个群体与“奸商”的符号联系在一起。

这当然不是说,所有从事房地产的商人都有问题,但开发商群体也确实因腐败面较广而留下了恶名。开发商与官员间的勾兑,其所得自然是大众所承担。房价长期居高不下,这里边有很多的原因,比如地价一路上涨(其中或也包含了官商之间的腐败成本)。如此,民众对开发商群体深有怨言,不足为怪。

贪官背后多开发商,这有今天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特定背景。在一波又一波的城市开发、城镇化等浪潮中,开发商扮演一个受人关注的社会角色。城市建设如此迅猛,涉及土地数量如此之大,无怪乎很多人经不住诱惑,陷落其中。哪里诱惑多,且缺少硬约束,哪里便是腐败高地——这是铁律。前些年,交通局(厅)长们之所以前“腐”后继,原因相似。

梳理相关的腐败案例可以发现,开发领域的问题多发生在规划审批、土地出让费征收等环节,受贿主体都是与房地产开发密切相关的部门或官员。尤其是开发商拿地方面,更容易出问题。广州原副市长曹鉴燎贪腐近3亿,其背后就有许多开发商一路陪伴。曹鉴燎将地块便宜出让,肥了开发者,也肥了自己,受损的只是公共利益。

贪官背后多开发商,也有官商勾结的普遍规律在起作用。审批环节多,官员权力大,开发商要想低成本得到土地,就可能出现几种情况:或是开发商主动,贴近官员,将后者拉下水;或是官员主动,吃拿卡要;更多的时候,恐怕是双方一拍即合,沆瀣一气。利益成为纽带,将官商连成利益同盟。有的贪官胆子很大,为所欲为,为了满足开发商利益需求,甚至利用职权变更土地性质及容积率等。官商“伴生”犯罪案件高发,原因正在这里。

权力过多卷入开发市场,必会扭曲市场。回顾中国房地产业这么些年的发展历程,有成绩,也有很多需要检讨的地方。法律需要普遍被信仰,权力需要有效的约束,商人当追求有伦理、有底线的商业——否则,在“每个贪官背后都有一个开发商”的指责里,或有一些人侥幸逃脱,但也定会有很多人须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文革中

从1970年开始,西哈努克曾长期流亡中国。虽然正逢文革期间,但身为中国政府认可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得到的待遇并没有打折。但另一些同样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老外们,却没那么幸运。


“屌丝”这个词得罪谁了

《人民日报》刊文批判“吊丝”一词。文章认为该词“隐含的自我矮化,必须予以批判与摒弃。‘屌丝’也并没让年轻人更特立独行,更没有向社会传递出多少正气”。


洋媳妇这样谈中国男人

这位自称是洋媳妇的乔斯琳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洋媳妇问答:中国男人与性”,看看这就是美国女人的直率,开门见山直捣关键穴位,到底中国男人行不行,美国女孩为何较少嫁给中国男人,这些在中美婚姻上的热点话题,洋媳妇是娓娓道来。


老龄化以后劳动力潜力何在

当全世界都在变老,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终结了么?我们要如何从人口红利过度到制度红利?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