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聘请特约监察员负责监督党风、政风、作风建设,这在各地已成常规做法。但在丰台,存在已有20多年的特约监察员的职责得到创新性拓展。

记者从丰台区纪委获悉,丰台区42名新聘特约监察员除了常规的监督外,还可自主选择并持续追踪丰台区重点、热点问题,到年底针对该问题提出专业的整改意见。针对特约监察员发现问题或提出建议所涉及的部门,纪检监察部门将在加强督促整改的同时更加注重责任追究。

“三难”等问题大有改观

丰台区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和预防腐败室副主任蒋加强介绍,丰台区的特约监察制度始于1992年,当时只招了10人,名字叫“党风监督员”。从2010年开始,特约监察员的数量大幅增加至30人。今年7月,丰台区新招聘了42名特约监察员。他们来自教育、科技、医疗等各行各业,“对监察员的要求之一,就是要敢于说话,又能发现问题。”

据了解,丰台区的特约监察员由区政府聘任,区纪委监察局负责组织管理。作为丰台区政府的监察员,党风、政风、作风建设是监督重点。其中最核心的,是对“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现象的发现和监督。

常规的做法是,监察员通过到服务大厅、基层站所、窗口单位走访,查看政务公开情况,征求服务对象意见等方式,发现各单位工作作风、办事效率、服务态度、政务公开和依法行政等方面问题,并提出意见建议。

“早些年,这样的问题特别多。窗口服务人员上班嗑瓜子、看报纸,还都理直气壮。”监察员彭宪建说,近几年政府非常重视作风建设,针对这些问题的反馈处理非常迅速,“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情况相对少了很多。

热点问题持续跟踪关注

“特约监察员来自各行各业,专业性比较强,下一步我们要加强特约监察员在土地储备项目、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的专项治理、拆除违法建设、保障性住房建设、重点村改造、城乡环境建设等情况的监督检查。”蒋加强介绍,42名监察员目前按民生、建设等领域分为7个小组,按照纪检监察部门的计划,明年各个小组必须从年初就盯紧一类重点、热点问题,比如农村用车、“黑幼儿园”等,整年跟踪关注,通过调研、明察暗访等方式发现问题,同时也要提出有针对性的整改建议,发挥监察员的专业优势。

除了对热点问题的持续追踪,监察员也会增加更多的“临时性”任务。蒋加强介绍,根据中央或北京市的相关工作重点,丰台区纪委会在更多工作领域邀请监察员加入监督,“比如监督公务员大操大办婚丧嫁娶、APEC会议期间公车封存大检查等,都有监察员参与负责。”

蒋加强同时透露,丰台区将结合监察部和北京市新出台的《特邀监察员工作办法》,修订完善丰台区的特约监察员工作办法,进一步明确监察员的职责,加强规范管理,同时注重对特约监察员的培训,打造一支“懂监督、善监督”的队伍。

今后更加注重责任追究

据介绍,针对监察员发现的问题、提出的建议等,有关部门的处理力度也将加大。蒋加强介绍,丰台区纪委设有专门的办公室,负责收集监察员发现的问题及相关建议,并实行归口管理,将这些问题反馈到各单位。

蒋加强表示,以前针对一些单位或个人的问题,在通报时通常不点单位和个人的名,但从十八大以来,通报中都会直接点名道姓,这样可对问题单位和人员形成更大压力。以往针对监察员发现的问题,纪检监察部门的重点是督促整改,今后将更加注重责任追究。

■链接什么样的人可以当特约监察员

特约监察员是从中共党员、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和群众中聘请的,对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进行民主监督的兼职特约工作人员。

特约监察员每届任期四年,聘任期满自然解聘。一般连续聘任不超过两届。

按照丰台区的要求,特约监察员应当工作或生活在丰台区,具有与履行职责相应的专业知识、政策水平和工作能力,在各自领域有较大影响,遵纪守法,公正廉洁。身体健康,受聘时年龄一般不超过60周岁。

□监督故事

明察突击检查公车停驶

10月5日上午11点多,丰台区丰台街道办事处门口来了四五名不速之客,他们是丰台区纪委工作人员和丰台区政府特约监察员彭宪建和张桂敏。

APEC会议期间,市属机关、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公车停驶要达到70%。对全区各级党政机关和区属企事业单位公车停驶情况进行检查,成为监察员们的一个新任务。

张桂敏告诉记者,纪委向监督员提供了被检查单位的公车封存数量、车牌号等信息,“我们现场检查主要是看这些车是不是按规定封存着,有没有违规使用。”

待丰台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匆匆下楼迎接检查人员时,彭宪建和张桂敏已经在街道办事大厅跟几名前来办事的市民聊上了。

“窗口服务单位容易出现门难看、脸难进、事难办的情况,这也是我们监督工作中的一个重点。”张桂敏说,尽管他们此行的主要任务是查公车封存情况,但类似这样的行风、政风监督,“捎带手也就查了”。

在当天的突击检查中,两位监察员并未发现任何问题。APEC会议期间,这样的突击抽查一直都在进行。

暗访静悄悄数婚宴桌数

彭宪建是一名老资格的特约监察员,今年“十一”期间,她接到纪委下派的任务,去某酒店实地暗访一个公务人员的婚宴现场,看是否存在宴席超标、奢华等违规情况。

“我儿子说我太讨厌了,别人办喜事你还去暗访,可是我不能不履职啊。”彭宪建说,那天她提早到了现场,在一旁尽量低调地、静悄悄地看着,注意该注意的情况,“毕竟这是别人的婚宴,我来调查不是为了让人不高兴的。”

彭宪建的一项任务是数宴席桌数,看是不是跟申报的情况相符,比如有的人报上来18桌,实际上可能办了25桌。另一项任务就是看停车场里有没有来参加婚礼的公务车。“还好,他们没有什么问题,连鞭炮都没怎么放。”

尽管监察员有很多未知的任务,但彭宪建说自己“很享受”,“因为做这项工作,我看到了政府部门的很多转变,最终受益的就是我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

京华时报记者陈荞

(原标题:公务人员酒店办婚宴他们悄然到场记桌数)

编辑:SN123


泼粪大妈,放开那个性学教授

我一点也不质疑大妈的良好用心,绝对是奔着“爱国爱家保卫青少年”的崇高目标去的,我也不怀疑现在某些地方举行的性文化节陷入“有性无文化”的尴尬境地,但我没法因大妈用意崇高而盲目地支持站不住脚的论点及论据。


管水龙头的,如何能贪1.2亿?

来自河北秦皇岛的副处级干部马超群,同样以1.2个亿的贪腐数据惊掉世人眼镜。而更奇葩的是,他也没多少权力,只是一个管自来水的!用收60块钱自来水的时间,自己家里的钱就能堆到1.2亿,做他这样的官员,还真是一本万利呢。


985,211不是世袭的贵族大学

“985”和“211”首先是一种身份和血统。前些年,“985”和“211”的高校名额就已经不再扩招,这基本等于这些大学在我国已经确定了“贵族血统”+“世袭罔替”的待遇。只有废除之,我国数千所高校才有可能实现更大意义上的公平发展。


中国商业为何缺诚信

一个天天在电视上播放皇子为争帝位死掐、妃子争宠互害、学者谈起三国中的阴谋津津乐道的国度,重建信任的难度可以逆料。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