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6月8日电(生活频道 史聪聪) 北京最严控烟令实施一周,烟民在公众场合吸烟行为有所收敛,但全面控烟仍存死角。中新网生活频道调查发现,全面控烟任务繁重,单靠执法人员监督能力有限,公众对此的参与度并不高。而对于办公室领导吸烟,不少员工敢怒不敢言,监管举报领导办公室吸烟,更是难上加难。

控烟任务繁重执法队伍能力有限公众参与度不高

京版控烟条例为称为史上最严的控烟条例,凡是“带顶带盖”的公共场所均实行禁烟。而北京市烟民超过400万人,如此繁重的控烟任务,让执法队伍的监管显得捉襟见肘。

京版控烟条例规定,室外禁止吸烟区域,主要包括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儿童福利机构等以未成年人为主要活动人群的场所;对社会开放的文物保护单位;体育场、健身场的比赛区和坐席区;妇幼保健机构、儿童医院。此外,其他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外区域,可以划定吸烟区。市人民政府也可根据举办大型活动的需要,临时划定禁止吸烟的室外区域。如此大面积的控烟范被解读为“带顶带盖”的公共场所均实行禁烟。此外,据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发布的全市吸烟现状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北京成人吸烟率为23.4%。由此推算,全市有419万“烟民”,平均每天吸烟14.6支。

“北京市、区两级卫生监督部门共有卫生监督员1100余名。但北京有400多万烟民,光靠卫生监督员肯定不够。必须从自身做起,尤其是各单位要自己管理起来。”北京市卫监所工作人员表示。京版控烟条例要求吸烟者要自律,并且赋予了公众在禁止吸烟场所内发现吸烟行为的,可以行使劝阻吸烟者停止吸烟,要求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劝阻吸烟者停止吸烟的权利。然而,据北京市爱卫办、北京控烟协会与某网站共同发起《北京“史上最严禁烟令”网友调查》显示,在“如果你在禁止吸烟的场所发现有人吸烟,你会不会上前劝阻?”问题上,选择“不会”的人最多,达到37.4%。

此外,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履行好劝阻、管理职责,让吸烟者合法吸烟,也被认为是实现控烟效果的有效途径。但从控烟首日12320热线接到控烟方面的举报电话来看,在接到的152件投诉举报中,投诉写字楼办公楼的最多,其次是宾馆饭店和娱乐场所。而娱乐场所、餐厅、办公楼也被认为是禁烟条例推行难度最大的公共场所。

员工监管领导在办公室吸烟?网友:别闹,养家糊口呢

北京最严控烟令实施一周,烟民在公众场合吸烟行为有所收敛,但全面控烟仍存诸多死角。“领导单独在办公室抽烟你敢管吗?”这是许多人都提出的问题。1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康林率队检查了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市政府机关检查《条例》落实情况。

对于在企业中工作的员工来说,领导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抽烟怎么办?谁来监管领导吸烟成为难题。华西都市报此前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领导在办公室抽烟,超六成人选择“忍”。领导在自己的办公室吸烟,尽管有80%的人认为对自己有影响,但65%的人选择“默默忍受”,只有6%的人会“当面劝阻”。

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广州市原市长黎子流自曝为劝他人吸烟 “不惜犯上”,曾把省长手上的烟掐灭。如何委婉地劝领导不在办公室内吸烟呢?网友“我是邓贺”建议“买个非常敏锐的烟雾探测器、跟领导说好发现吸烟就要给职工涨工资”。“跟领导叫板摊牌,不想活啦!”在海淀区某私企工作的赵女士告诉中新网生活频道,“我们领导就是一个烟鬼,他的办公室都是烟味,我找他签字都是先长吸一口气再进去。”

网友“幸福的旧人”在微博中抱怨:“目前单位领导带头吸烟的不少,谁来监督,写字楼吸烟问题,如何解决,特别是写字楼卫生间的吸烟问题,某些单位的烟灰缸依然可见”。程先生在北京西城区某写字楼中工作,是位资深的烟民。对于北京的控烟举措,程先生表示同意北京的戒烟。北京控烟条例实施后,程先生介绍:“我现在不在办公室里吸烟了,我偷偷在楼梯抽过,大街上也抽过。”对于领导在办公室吸烟的行为,程先生的下属表示,“办公室内领导吸的不是烟是权力。” 在新浪微博中一项谁来监管领导在办公室吸烟的调查中,不少网友表示“别闹了,养家糊口呢。”(中新网生活频道)

(原标题:最严控烟令实施一周 民间难灭办公室领导烟头)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同行对船长侥幸逃命的看法

因为我是他同行,我在竭力为这位船长推卸一点天灾的责任。因为船长的天责就是维持船舶安全。我们都有自己的职业尊严。出了天灾事故,我们应该同情,而不是指责,其责任由调查后的结果来承担。只要是一位负责人的船长和驾驶员,他们对船舶安全都视为天职,必须确保并且做得更好。


长江沉船七日祭

今天是沉船事件的“头七”。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这一天魂兮归来,亲人隆重祭奠,表达哀伤与缅怀。鲁迅先生也曾说,痛定之后是可以长歌当哭的。滔滔江水,淹我亲朋,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猎猎风幡,吹我愁肠,愿我亲人,往生极乐!


高考报道的困境

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的安徽毛坦厂中学又引起媒体的关注。媒体的报道,对毛坦厂中学的“办学声誉”丝毫不构成影响,反而成为对学校的宣传———每年媒体的报道,为这所高中带来更多的生源,家长才不管学校办学有多畸形,要的就是把学生分数提高。


高校自主招生成了拼妈游戏?

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通过了今年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但近日有网友发现,论文第二作者吴某疑是张同学母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