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西方舆论为何狂炒铜锣湾书店的事

香港警方2月4日晚间发出新闻稿,表示当天下午收到广东省公安厅警务联络科的复函,后者介绍了吕波等3人因涉嫌一名姓桂人士的案件,在内地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被内地有关部门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现正接受调查。广东和香港警方都没有说明该“姓桂人士”是否为香港铜锣湾书店、巨流传媒的老板桂敏海。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称,吕波等3人都是该书店和巨流传媒的相关人士。

据港媒报道,5日早上特首梁振英对传媒表示他不想揣测事件,直到全部事实都清楚之前,公众也不该多做揣测,但港府会继续跟进。

然而欧洲议会却跳到最前头对中国政府横加指责。它以“通过决议”的方式要求中方立即释放上述3人及桂敏海、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美助理国务卿马林诺斯基亦在3日妄称中国政府“正在国内打击异议人士甚至在国外绑架他们”,并表示奥巴马政府对此“深为关切”。美国务院发言人本周一曾宣称要对北京“打上非常严肃的问号”。

西方主流媒体5日大篇幅报道此事,刊登铜锣湾书店被抓人士的照片,展示由巨流出版、通过铜锣湾书店向内地人士大量出售的政治八卦书籍的封面。它们极力将此事上纲上线,给中国政府扣“打击香港出版自由”的帽子。

这些超常规格的报道和指责声让人们清楚感受到,西方一些力量巴不得香港一些人与内地对立,它们很想推动这件事最大限度地发酵,破坏中国社会内部、尤其是香港与内地之间的信任。

一些西方人指责北京“损害了一国两制”,这句话从他们的嘴里说出来十分滑稽,因为那些人几乎不了解中国的这一制度,而且在这之前他们从未对“一国两制”的概念表示过好感。从香港回归前的过渡期开始,西方舆论一直在批评、质疑“一国两制”,他们喝的倒彩伴随了香港回归祖国的一路。

在香港问题上,我们从未主张以这样的思维方式看问题:只要西方支持的,就不是什么好事。然而西方舆论和一些香港激进反对派却在推崇表面上相反实则与上述逻辑相同的思维模式:凡是中央和内地要做的都是错的。他们宣扬,香港的价值只有在与内地的对抗中才不会褪色。

谁都知道,香港被西方老牌帝国殖民那么多年,它回归祖国需要经过重新适应的融合过程。《基本法》对这个过程做了尽量全覆盖的安排,但香港与内地社会相向而行的积极态度至关重要。西方有过很多社会分分合合的见识,它们能识别近来一些具体摩擦和风波的“意义”究竟有多大。但它们中一些力量却不断忽悠港人,迷惑中国内地社会。

当摩擦发生时,对西方力量介入的动机也许的确值得多几分警惕。举例欧洲议会,那里的人对中国的真实了解甚少,价值观和泛西方的利益几乎是他们评论中国事务的永恒出发点。当他们就涉及中国内部的摩擦表达激烈态度时,无论是主观故意还是客观可能性,他们把我们“往沟里带”的实际概率看来的确很高。

内地绝大多数人都愿意看到香港保持回归前的原有制度和社会风貌,内地根本不存在“赤化”香港的动机。香港的继续繁荣符合内地社会的利益,因而我们对香港的善意高于世界上的任何社会。别听欧洲议会和美国国务院的鼓噪,因为它们犯不上设身处地为香港几百万民众着想。它们只会更关心所做的表态如何给它们自己带来好处。▲


中纪委抢头条背后的真问题

在今天,重新强调纪律——无论是习近平多次提出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还是中纪委在执纪方面的强化与规范,其根本都在于保证政令的畅通、以及对自身信念的重新回溯。这也是为什么中央反复在提“尊崇党章”。


没了革命精神,该有什么精神

当下中国,由于信仰缺失,精神弱化,导致社会摩擦和冲撞大量产生,民众的幸福指数也并未与经济发展同向同步,甚至反向运动。这已经成为中国梦的最大羁绊。


应试教育真的对底层公平?

被应试教育戕害的一代人,恰恰是你我这一代,今天的70后、80后。70后、80后已经和正在成为00后的家长,但遗憾的是,应试教育的既得利益者们很多已忘记自己是如何被应试教育伤害的了。他们只看到自己似乎“成功”的一面,却看不见自己的短板。


过年了,慰问老干部去!

嗨,退休了,就不必再“想当年”了;大过年的,也还是开开心心比较重要。咱还是回归真实的生活,做回真实的自己吧。哪怕生活不太如意,咱也可以像C领导一样,选择“生活清贫,精神状态不错”的活法!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