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省委常委兼任省总工会主席。

12月10日,青海省总工会第十四届委员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省委常委马吉孝当选为青海省总工会第十四届委员会主席。这是目前第四位兼任省级工会主席的省委常委,另外三位常委兼任的分别是辽宁、湖北和新疆。

△ 马吉孝(右)△ 马吉孝(右)

据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梳理,全国31个省份里,有30个省级总工会主席由副省级官员兼任。

而全国总工会主席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兼任。

30位副省级,1位正局级

熟悉时政的朋友都知道,工会的地位不同寻常。

按照《中国工会章程》的说法,中国工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群众组织。这个群众组织是有专门法律规范保障的,那部法便是1992年全国人代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

组织各地总工会的领导机关是全国总工会,它由中共中央书记处领导。刘少奇还担任过全总的名誉主席。

△ 刘少奇△ 刘少奇

近年来,尉健行、王兆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兼任过全总主席。

十八大以来,全总也向不同战线“输送”出不少人才。例如连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孙春兰、现任云南省委书记陈豪,以及国家安监总局局长王玉普,都曾担任全总党组书记。

△ 陈豪(右一)△ 陈豪(右一)

从省级层面看,除了上海,目前全国31个省区市的工会主席均由副省级干部兼(担)任。

31位省级总工会主席平均年龄59.5岁。其中,年龄最大的1954年4月生人,今年已63岁,为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厉志海;最年轻的为今年6月刚刚当选辽宁省总工会主席的关志鸥,他也是省委常委,生于1969年12月,今年仅48岁。

从性别和民族看,有5位女性工会主席,少数民族的有7人。

少数民族常委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特别注意到,四位由省委常委兼任的工会主要领导都是少数民族。而且四位“常委主席”都是最近一年才开始兼任现职的。

当然,常委兼任总工会主席并不是新现象。辽宁、青海和新疆之前也都有常委兼任的先例。不过就工会系统来说,上述四省总工会主席里,关志鸥、马吉孝和沙尔合提·阿汗是“新人”。关志鸥长期在党政部门工作,当选总工会主席之前,是辽宁省政府秘书长;马吉孝在当选总工会主席之前,是青海省交通厅厅长;沙尔合提·阿汗是去年11月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调进自治区总工会的。

沙尔合提·阿汗到自治区总工会,接替的是里加提·苏里堂。里加提·苏里堂以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职务兼任总工会主席,不过一年半的时间。

而在里加提·苏里堂之前,自治区总工会主席是尔肯江·吐拉洪。长期在共青团系统工作的尔肯江·吐拉洪2008年从团中央调回新疆担任自治区党委常委,没过多久就兼任总工会主席,在这个岗位上待了近7年。

△ 尔肯江·吐拉洪(右一)△ 尔肯江·吐拉洪(右一)

转任塔城地委书记两年后,尔肯江·吐拉洪跨省交流到湖北担任省委常委,“重操旧业”,还担任省总工会主席一职。

不同的是,除了这两个职务,他还是省委统战部部长。

对了,不论尔肯江·吐拉洪岗位如何变动,有个职务一直没变——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职)。这个职务已经当了近10年。

“高配”的主席

总工会主席“高配”,已是多年惯例。就全总来说,从倪志福、尉健行、王兆国到李建国,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全国总工会主席(尉健行在当选政治局常委后,也兼任这一职务)。

△ 尉健行还专门出书谈工会工作△ 尉健行还专门出书谈工会工作

2003年,王兆国从全国政协副主席转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仍兼任全国总工会主席,后来李建国接任。从那时候到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任全国总工会主席,已有近15年。

△ 王兆国(右一)△ 王兆国(右一)

从省级层面来看,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任省总工会主席也最为常见。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根据公开资料做了统计,现在有22个省份是这种情况。

此外,安徽、四川和西藏三个省份,是由省级政协副主席兼任总工会主席一职的。

不过三位总工会主席的情况各不相同。

安徽省总工会主席童怀伟是2013年从宣城市委书记升任省政协副主席,跻身副省级官员行列,5个月后,开始兼任总工会主席。政知君从安徽省政协官网上看到,近10名副主席大部分都有兼任职务,童怀伟只是其中一位。

四川的李登菊是“老主席”。早在2004年升任四川省委常委的时候,就兼任总工会主席。这样兼任持续12年之久,直到2016年当选省政协副主席。此后虽然不再担任省委常委,但仍保留总工会主席这一兼职。

△ 李登菊(中)△ 李登菊(中)

而西藏的洛桑久美是自治区政协的“老副主席”。早在2008年,时任拉萨市委副书记的他转任自治区政协副主席,5年以后开始兼任总工会主席,至今也有四年半的时间了。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发现,在这些省级总工会主席里,陕西的白阿莹和上海的莫负春比较特别。

白阿莹是副省级官员。2015年卸任陕西副省长以后,除了陕西总工会主席、党组书记以外,别无兼职。上海市总工会主席莫负春是一位正局级官员,他曾先后担任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去年7月从上海徐汇区区委书记一职调到上海总工会工作,今年10月,莫负春作为十九大代表进京赴会。

“脖子以上”到“脖子以下”

不论是工会,还是其他群团组织,中央都高度重视,并给予了很不一般的期望。

相信很多人都还记得2015年7月,中央首次召开群团工作会,同时发布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意见》(下称《群团意见》)。

在中央群团工作会结束后,《全国总工会改革试点方案》定下来。2015年11月9日,深改组第18次会议上,中央通过了这个方案。

根据今年3月份全总公布的一份总结,自2015年11月以来一年,《改革试点方案》提出的7个方面27条改革举措均如期完成,原定制订25项制度文件而实际出台了35项。总结还透露,全总机关6个主要职能部门整合为3个,职能部门总数减少了1个;事业单位由18个减少到13个。机构整合过程中,149名干部进行了工作岗位调整。还接受了一批挂职、兼职干部。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今年以来,安徽、黑龙江、江苏、湖北、江西、甘肃等省总工会先后出台改革方案,宣布启动改革。看得出来,工会系统的改革已经从“脖子以上”向“脖子以下”推进。

而在这个过程中,组织上配备得力的总工会领导班子,将是改革推进的一个重要保障。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