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讯(特稿记者 辰光) 本报报道的退休干部三亚游泳被城管拿走衣服的新闻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温,就在今天下午,疑似涉事的城管通过网络发出公开信,声称“小城管惹不起大厅官”,随后事件当事人毕国昌在接受法制晚报采访时明确否认了其使用“厅官”身份。同时,毕国昌还强调,截至到此时,依旧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正式道歉。

疑似涉事城管发声:小城管惹不起大厅官

今天下午,一篇名为《小城管给厅官大人的一封公开信》的文章开始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并迅速被诸多门户网站转载。由于该文章中援引了大量未经披露的事件经过,同时还有当地政府应急部门接待处理的信息,使得该文章作者身份真实性大幅度提升。

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发现,在该文章中,以现场执法的城管队员角度详细讲述了扣押毕国昌自行车的过程,同时也承认车筐中的确有红色布袋等细节。在该细节中,作者写出了具体的事发地点,该事发地点始终没有在此前的报道中出现。

在随后的部分里,作者援引了三亚市市长热线接待处理毕国昌投诉电话的时间和内容,并准确地描述了后期城管方面是如何处理该事件的经过。

在文章中,自称为小城管的作者声称“已经被通知停职,并且可能面临丢掉工作,无法继续养家糊口。”“我一个小城管肯定惹不起您这样的大官。我现在就祈祷事情能不能早一点过去,也希望您能过上平安享乐的晚年生活。”

在这封公开信的跟贴中,大量网友质疑当事的毕国昌在用“厅官”身份扩大事件,并给三亚有关部门制造压力。

退休干部否认使用“厅官”身份

今天晚上,毕国昌在接受法制晚报(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采访时指出,自己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说过自己的厅级干部身份,更不会用自己的身份去施加压力或扩大影响。

毕国昌说,他退休之前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黑龙江记者站的站长,该站是副局级的级别,因此他本人确实是一名副局级的干部。不过在整个事件中,他从来没有表露过自己的副局级干部身份,更不存在用“厅官”的身份去施加压力或扩大影响。

之所以会有“厅官”一说,完全是因为他回到家后写了一篇文章,在文章中他也是自称为“外地人”,随后他把文章发送给了自己的一个朋友,拜托朋友通过网络平台发布出去。是他的朋友擅自增加的导语中使用了他副厅(局)级干部的身份,在随后的报道或转贴中逐渐演变了“厅级干部”或“厅官”。

毕国昌表示,即便是一个普通百姓,在遭受到这种不公平对待后,也会为自己维权的。

从未得到道歉

今天凌晨一点,三亚市委宣传部发出新闻通稿,称已经对涉事城管人员停职,并向毕国昌道歉。对此,毕国昌表示难以接受。

毕国昌告诉法制晚报记者,截至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机构或个人向他当面表示过道歉,甚至他丢失的眼镜也还没有被找到。这种公开的通过网络的道歉,完全是应付公众关注的一种说辞,这种道歉他本人拒绝接受。

同时毕国昌还质疑,说是城管队员被停职,到底是哪个城管队员?到底是违反了什么样的政策法规被停职?这种处理的结果,他更是难以接受。

对于该事件的进展,法制晚报将会继续关注。


关于徐明你可想象但不配知道

关于徐明怎样从耀眼的明星迅速坠落,很多人估计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薄家曾经对他不薄,他对薄家鞍前马后。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是不配知道的:他如鱼得水的时候,我们不配仰望他,他化作青烟后,我们不配了解他。


对穆斯林美国没人提政治正确

“911”以来到圣贝纳丁诺惨案,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美国政府的种种反恐措施,以及民众对穆斯林的种种反应,不可避免对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等信念造成损害,这大概是美国当初在介入中东,推行美国民主化战略,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时始料未及的。


无事可做的\”鸟单位\”早该精简

过去有种说法,叫“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以此形容人浮于事的工作作风。这种混日子的状态,看来在某些单位并没有成为过去时。


聂树斌案不再审,法律人不服

记得去年两会的时候,两高报告得到了十年以来的最高票,周强院长非常高兴,全国法官都非常高兴。试问,如果聂树斌案在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情况下还无法启动再审,明年的赞成票会是多少?我真的不敢想。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