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官场哪能成“江湖”--福建连城“塌方式腐败”案追踪

新华网福州12月30日电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郑良)福建龙岩连城原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县政协主席和县财政、交通、公安等部门主 要负责人因腐败问题相继落马,涉案人员16人,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这起被龙岩市委定性为“连城前所未有,全市、全省也不多见的塌方式腐败”案目前仍 在查处之中。

此案表明,当地一些领导干部拉帮结派“拜兄弟”,还和老板、社会闲杂人员甚至违法犯罪人员沆瀣一气,“江湖习气”严重污染基层政治生态。对他们的整肃大快人心。

结拜“七兄弟”定期聚会,有人说“组织靠不住要靠自己靠朋友”

“新华视点”记者采访了解到,多部门“一把手”涉案、拉帮结派、相互包庇,利用手中权力大肆牟利是连城塌方式腐败的主要特点。

公安系统是“重灾区”,连城县公安局原局长雷松、原政委林负功、原副局长邓梅花、原纪委书记罗传炎等多名领导干部涉案,仅林负功个人涉案金额就达上千万元。

“林负功在连城公安工作近30年,关系网很广,江湖气很重。”连城县公安局多名民警告诉记者:在公安内部,林负功和邓梅花、罗传炎以及一些派出 所长“结盟”,跟他走得近的民警在提拔、工作安排等方面能得到特殊照顾,不听话的、不在一个圈子的民警受到冷落,甚至被穿“小鞋”。

在县里,林负功和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林庆祯、县政协原主席林家龙等人“抱团”,编织相互包庇的“保护伞”。龙岩市纪委一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在连城,林负功、林家龙和一些党员干部结拜了‘七兄弟’,林家龙是‘大哥’,‘七兄弟’定期聚会。”

林庆祯、林家龙、林负功等人积极帮助企业主“打通关节”,直接插手工程建设,在企业投资入股,在官员升迁、工作调动上帮忙“协调”,收取好处费……

林庆祯在剖析自己走向腐败的原因时说:“提拔县长‘仕途受挫’后,我觉得‘组织是靠不住的,还是要靠自己、靠朋友’。”由此,林庆祯的心态从追 求政治上的进步转向一切向“钱”看,和他认为“靠得住”的一些科局、乡镇领导和企业老板“混在一起”,涉嫌违法违纪金额上千万元。

作为财政局的“一把手”,黄兆灯挥动笔头就能决定大笔财政资金流向。连城一乡镇党委书记告诉记者说:“前两年镇里打造特色农产品种植基地,通过 黄兆灯向省财政争取了30万元补贴资金。不久,黄兆灯就打来电话称,跑项目有些开销,有几万元的发票要在补贴资金里报销。我们赶紧帮忙处理了,乡镇需要上 级财政扶持的地方很多,怎么敢得罪他呢?”

黄兆灯大肆收受贿赂,并将按规定不能开支的费用在财政拨款里报销,涉嫌违法违纪金额300余万元。为了个人仕途升迁,黄兆灯除了逢年过节送钱送物给林庆祯等人,还利用单位财务资金为林庆祯报销开支。

干部违法违纪遭举报,监督缺位监管失范

倚仗着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林负功在连城公安系统说一不二,甚至将个人凌驾于公安局党委之上,出现了“公安局政委说了算”的怪象。

连城县公安局一科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只要林负功打个电话给办案人员,被刑拘的犯罪嫌疑人即使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也得立刻办手续放人。林负功 看上了当地一些矿山,为了入‘干股’,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情况下,指使手下立案、刑拘不听话的企业主,直到对方屈服才撤案。”

连城县公安局多名民警告诉记者,林负功甚至和一些因盗窃、赌博、打架斗殴、抢夺等受过处罚的违法犯罪人员勾结在一起,帮人铲事捞好处。有些社会上的不良人员在林负功帮助下,竞选上了村主任、县人大代表。

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告诉记者,多年来,当地群众对林负功等人徇私枉法等违法违纪行为举报不断,但相关问题长期没得到查处。

林家龙在忏悔录上说:“林负功违法违纪问题,社会反响强烈,我作为县里主要领导,不闻不问,不批评、不制止,还和他走得很近。”林庆祯在忏悔录上说:“对于人大监督工作中涉及的一些重大突出问题,搁置不管。”

从严治党抓纪律,171名党员干部退出股金1265万元

“手握大权的官员,整天想的是一己之私,想的是怎么去捞好处,这样的官员还不止一个。这样的环境下,企业家还敢来投资吗?群众还会信任党委政府吗?”林家龙在忏悔录上说。

龙岩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李成荣说:“连城塌方式腐败窝案中,多名重要岗位‘一把手’目无纲纪、长期违法乱纪,却无人管束,这是治党管党不严、不 到位的恶果。血淋淋的教训警醒我们全面从严治党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治党不严、纪律松弛,任由奢侈腐化、谋私逐利、山头主义等官场不良习气滋生蔓延,必然 污染基层政治生态,导致严重腐败。”

李成荣说,全面从严治党,要将纪律挺在前头,抓早抓小,防微杜渐,铲除不良习气在基层滋生蔓延的土壤。

今年以来,龙岩在全市范围开展整治党员干部不良习气专项行动,通过市委文件形式列举八种不良习气及其33种具体表现,其中就包括整治官员经济上谋私逐利、政治上拉帮结派、生活上奢侈腐化等,向社会公布,接受群众监督。

连城县委常委、纪委书记谢松华告诉记者,今年4月以来,该县开展纠正党员干部经商办企业谋私逐利专项治理,目前已有171名党员干部退出股金1265万元。


二胎时代向独生子女家庭致敬

二胎时代更应向独生子女家庭致敬,这是因为我们今天的生育机会和利好,离不开他们当初的牺牲;这是因为,1.5亿户独生子女家庭中,相当一部分家庭再无生育可能,纵使政策允许,他们的遗憾也永远难以弥合;这是因为过去三十多年里,上百万的独生子女家庭失去了唯一的孩子。


中国人的智商去哪儿了?

联想到专家们“北风南送”、“北民南移”的异想天开,再看看这个一年又一年的研究节奏,你就知道北京市教委这么说,还真不是在黑专家们。还是于丹的心灵鸡汤管用些?“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雾霾面前,异想天开,也是个选项?


大学毕业生与厕所中的蜜蜂

大学即将毕业,三位学生分别去向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辞行,不约而同地讲了自己的困惑:假如在未来的就业中遇到不适应的环境该怎么办?


委员何以对彩票问题如此愤怒

“审计抽查发现虚报、套取、挤占、挪用等问题金额达到169.32亿元,占抽查资金的26%。彩票管理中为什么存在这些突出问题?你们是怎么进行整改的?违纪违规违法资金全部都收回来了吗?对有关责任人员都严肃问责、追责了吗?”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